武汉三镇副总:递补接受任何结果,足协准入标准不清晰
5月16日讯?中国足协5月15日在上海召开了中乙俱乐部总经理会议,年初被作为递补中甲候选之一的武汉三镇队参加了这次会议,俱乐部副总经理兼领队于晨参会并发言,对中国足协在职业联赛的准入标准是否能够严格执行提出了异议,并对中乙联赛的赛制赛程发表了意见。在接受记者马德兴采访时,于晨对相关情况予以了进一步说明。问:中国足协在今年初要求包括武汉三镇在内的六家中乙俱乐部递交准入材料。最终结果似乎到现在还未定论,武汉三镇是否已经收到了相关明确文件?俱乐部对于递补中甲是什么心态?于晨:首先,关于这次能否递补中甲的问题,我们俱乐部到现在为止没有收到过来自中国足协的任何正式文件,也就是说,迄今为止我们依然不能确定是参加中甲还是中乙联赛,尽管这次我们参加的是中乙联赛工作会议。对最终能否递补中甲,我们俱乐部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充分思想准备,无论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会全力去完成相应的联赛。之所以有这样的心态,主要就是因为我们俱乐部在去年的中乙联赛中算是“试水”,第一次参赛成绩不是很理想,没有想过可以通过递补的方式进入到中甲,毕竟我们跟其他几个一起被要求提交准入材料的球队相比,成绩方面明显没有优势。可以这么说,如果继续参加今年的中乙联赛,我们是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的。所以最终通知我们继续打中乙,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多意见。问:但你们之前还是按照足协的相关要求准备了材料并递交到足协了。于:是的,我们俱乐部在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期收到了协会递交递补申请的通知,并按要求认真准备相关材料,同时也准备了分别参加中甲和中乙的两套预案展开赛季前准备工作。但材料上交了那么长,足协从未明确过递补规则,也未给俱乐部正式的消息,直至这次足协在上海召开联赛工作会议,我们也没有接到任何相关文件,只是5月11日通知我们说参加中乙联赛工作会议。而且,由于特殊情况,中国足协要求我们留在武汉用语音方式参加会议。我们从新闻媒体报道中获悉,说递补名单中的部分中乙俱乐部列席参加了中甲联赛工作会议。无论对于怎样的结果,我前面说了,我们接受。但问题在于:中国足协这次确定递补的原则究竟是什么?如果仅仅说是成绩,那之前让我们提交那么多准入材料干什么?当初中国足协的本意是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准入标准来进一步完善国内职业俱乐部的建设,通过规范财务制度、基地建设、青训发展等来推动中国足球的健康、持续发展。就像这一次递补,中国足协既然要求我们几家俱乐部提交准入材料,而且还说要展开综合评定、不会仅仅以成绩作为递补的依据。那么,中国足协是否可以公开一下综合评定的情况,几家俱乐部是否已符合了中国足协事先拟定的准入标准?而递补的标准又是什么?各俱乐部的级别认定到底是严格按照准入标准?还是只依据联赛成绩?或者是根据球队所在地域的经济状况以及所在城市对于俱乐部资金扶持力度来认定?至少到现在为止我们都不清楚,相信这个问题也是关心中国足球的球迷所关心的。所以,我们希望足协在以后的工作中需要更加明确规范。问:在这次递补过程中,像武汉三镇这样的中乙俱乐部其实更应该受到足协鼓励,这才能体现中国足协真正落实“重视青少年”的思路。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是不是有些让你们感到失望的地方?于:我们俱乐部还是不想多谈模式问题,因为大家都在搞俱乐部、都不容易。我只能说,我们俱乐部从成立开始,就严格按足协拟定的准入标准展开并完成各项工作,没有拖欠或延后过一次工资的发放及相关费用的支付,同时努力提高、改善训练基地标准,全力推动青训发展。但让我们感觉遗憾的是,递补的规则究竟是什么?我们到现在也不清楚,截止现在,俱乐部新赛季级别的认定,我们还没收到中国足协的明确通知,就只是通知我们参加参加这次中乙会议。职业足球联赛体系及俱乐部的发展建设本应继续遵循市场发展规律,通过自身的积极建设来谋生存与发展,符合并跟上市场发展潮流的步伐,才有可能取得实际效益。但现实中,足协拟定的准入标准让很多中小俱乐部在发展中遇到了不少实际困难,很难完全到达准入要求,而且很多实际具体困难都是俱乐部这个层面很难从根本上去解决的,这就造成了“准入门槛高、执行程度低”的现状。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不能总是来回地变,甚至是降低自己拟定的标准与门槛,使准入标准形同虚设,因为这也让严格按规定展开工作的俱乐部产生了极大的心理不平衡。如果不能严格按现有的准入标准来执行,足协就应提前明确相关条例,不能让现有的准入规定成为一纸空文。所以,我们俱乐部已向中国足协提出建议,即如果现有的准入条件过高、无法达到,那么,足协就应该降低准入标准或取消准入制度,以竞技成绩作为唯一标准,或是出台跟符合实际情况的相关政策,以免打击投资人的积极性。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实际上,真正让我们比较遗憾的是:今年以来,很多相关消息如政策、赛制等重大事宜,俱乐部都是通过网络、媒体得知的,特别是有些自媒体的报道与足协事后发布的消息大相径庭,这也给俱乐部增加了工作难度,更让投资人感到困惑。我们至今仍不明白,足协为什么不愿意与我们这些参与其中的俱乐部来共同协商、探讨?我想,联赛的相关政策恐怕不应该、也不需要先让媒体放出试探气球,从而观看各界的整体反应、再做最后决定吧。这是不尊重俱乐部,它给认真备战、追求更高目标的俱乐部造成了严重困扰,更动摇了投资人的热情。我们认为,足协更需要与参赛各俱乐部进行主动沟通并制定相关政策。问:中乙联赛工作会议已经结束。你对中超U23队参加中乙联赛的问题怎么看?于:我们俱乐部从成立起一直就重视青少年球员的培养,从02年龄段到11年龄段,目前有10个不同年龄段的青少年梯队,而且还有五个年龄段的梯队在海外接受长期培训。恰恰是因为我们一贯重视青少年球员的培养,所以我们俱乐部非常理解中国足协的初衷和用意,因而我们不反对中超U23队伍参加中乙联赛,并且持支持态度。但是,我们对这一次确定中超U23队伍参加中乙联赛的决策过程与方式表示强烈不满。这一次中国足协的做法对中乙俱乐部和投资人是非常不尊重的行为,违背了职业足球联赛的发展规律,全然不顾中乙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切身利益和基本诉求,让原本生存压力就极大的中小俱乐部进一步加剧了生存难度。问:如何理解你所说的“加剧生存难度”的问题?于:中乙和中超、中甲一样,都是职业足球俱乐部、都是中国足球这个体系中的一部分,中乙更是职业联赛体系的塔基。中乙俱乐部的生存空间、发展环境以及关注度本身就要比中超与中甲俱乐部形势严峻得多、困难也更大。特别是,中乙俱乐部如果与更高级别的俱乐部同城的情况下,发展空间更小、竞争压力更大。实际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的足协,诸多政策及工作其实都是更多地支持和帮扶低级别的中小俱乐部,让他们能够稳定、健康地发展,因为他们的生存空间小、发展压力更大。在目前国内整个经济大形势不太稳定的情况下,国内职业联赛的发展不可能不受到影响,投资成本高与回报不成正比的矛盾日趋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按说作为职业联赛的管理部门,中国足协应该出台更多的有利于中小俱乐部发展的扶持政策。但遗憾的是,我们没有见到任何相关的扶持政策,所以大家只看到一家又一家中乙俱乐部的退出、一个又一个投资方的撤离,让热爱足球运动、并对中国足球抱有情怀的投资人不断心寒。所以,站在中乙俱乐部的整体角度,希望中国足协在出台相关政策和方案时,即便没有对中小俱乐部的扶持,也至少应该对各级职业俱乐部一视同仁,不能区别对待,认定中超俱乐部的利益大于中甲俱乐部、中甲俱乐部的利益大于中乙俱乐部,而是更应该鼓励和扶持塔基的中乙俱乐部、业余俱乐部,他们都属于中国足球的一份子。举一个最为现实的例子。在未来的中乙联赛中,中乙俱乐部和中超U23队一起征战联赛,中超公司和中国足协为鼓励中超U23队打好比赛可能会单独拿出一些政策来鼓励U23参赛球队。可是,中乙俱乐部在生存空间本身就与中超和中甲俱乐部相比有很大差距,都有梯队建设工作,需要投入到后备力量的培养之中,是中国足球整体事业中的一部分。如今,从新赛季起又要承担起额外的陪着U23年轻球员培养与锻炼的任务,并且有些规模很小的中乙俱乐部不得不加大投入去和中超U23球队竞争,这无疑是更进一步让中乙俱乐部的投资人进一步加剧了负担。中乙俱乐部如果降级了往往就伴随着解散,而中超U23球队没有这个压力,如果这样长期下去,中乙球队只会越来越少。那么,中国足协缘何就不能考虑在准许中超U23队参加中乙联赛的同时,想办法解决中乙投资人的负担?特别是在资金方面予以必要的补助。问:中乙联赛最大的变化就是取消预赛结束后的直接升级名额,成绩稍好的球队必须通过升级赛后才能确定具体的升级情况。对于这个变化,你如何评价?于:我们认为2019年的中乙联赛在赛制设计、赛程安排以及实际完成等诸多方面是到达了预期效果的,整个联赛也得到了各参赛俱乐部、球迷、媒体舆论乃至整个社会的认可。所以,我们希望在中超U23队加入之后,能够继续延续去年的联赛模式,合理分区,设立直升名额、升级附加赛等。考虑到今年的特殊性,在增加中超U23球队后,整个中乙联赛的球队数量并未减少,这就决定了年内完赛的话,赛程肯定会更加紧密。这对中乙球队来说,比赛难度实际是加大了,而且这也注定俱乐部的投入不可能减少。在这种情况下,中乙联赛的赛制、赛程安排首先应重视中乙俱乐部的现实利益,在预赛阶段保留直升名额,可以确保预赛的竞争性。如果取消直升名额,则中乙俱乐部完全是充当陪练,在预赛阶段参加完如此高密度、高强度的比赛,付出了极大的努力后取得的成绩反而不重要,这就失去了其竞技意义,对于中乙俱乐部的投入及回报是极不公平的。所以,如何确保预赛阶段的竞争性?这或许是足协正式公布中乙联赛竞赛办法之前需要认真研究的。问: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武汉三镇队今年继续参加中乙联赛可能性较大。俱乐部如何应对当前的局面?于:我前面说过,我们俱乐部从一开始就做好了参加中甲与中乙的两套准备方案。实际上,我们俱乐部从去年11月20日就开始新赛季的准备工作了,球队在去年12月、今年1月期间陆续在昆明、海口完成了年前的集训工作。后因疫情,有70天的时间无法集结备战,至4月9日才开始在黄石重新集结,目前球队在武汉塔子湖封闭集训。坦率地说,由于之前足协的各项政策不明晰,诸如赛制与赛程、转会引援、准入递补、U23政策等等,这给俱乐部新赛季的备战工作造成了极大困难。但无论如何,我们球队一定会在做好防疫防控的同时,争取调整好状态,积极开展训练,迎接新赛季的到来,克服各种困难完成新赛季的征战。而且,我们的目标始终没有变过,就是经过一年的试验与磨合之后,今年将全力冲甲。问:武汉三镇俱乐部作为一家从青训起步的俱乐部,会不会因为要冲甲而淡化或者放松青少年球员的培养工作?于:我们俱乐部从组建之日起,就一直异常重视本土青少年球员的培养,而且,我们组建职业队的目的,其实也是希望给我们自己培养出来的青少年球员能够有一个更好的锻炼舞台与平台,让我们的青训体系更为完善。我们从2013年开始投入青训,并在2015年启动“海外培星计划”,截止到2019年,已经分五批选送了107名小球员常驻巴塞罗那留学和受训,完成了2002至2007年龄段五支海外梯队的建设,队员在当地学校与其他学生共同进行无差别文化学习,并利用课余时间随当地优秀青训俱乐部竞技梯队训练以及整队合练,同时参加同年龄段联赛、MIC杯以及各类邀请赛等,不断提升竞技水平。一线队冬训时已经有8名2002年龄段球员随队试训,他们的表现也得到了主教练的认可,预计今年会有两人进入到一线队中。职业足球的根基在于青训,如果说中乙联赛是国内三级职业联赛的塔基,则青训既是奠基石也是铺就塔基的砖石。所以,我们会坚持投入青训,也希望通过俱乐部的努力,搭建更高水平的竞技平台,更好地培养本土优秀青少年球员,为他们提供更全面的职业发展之路,也希望我们的坚持与投入能够为中国足球的发展出一份力,涌现出更多的可用之才。问:最后一个问题。我知道疫情期间“海外培星计划”中的小球员并没有回国,而是继续留在了西班牙。请问这些球员现在的情况如何?于:疫情期间,小球员们已暂停所有上学、训练及比赛活动,由我们统一安排前往巴塞罗那附近的基地进行封闭隔离,他们都很安全,没有一人感染。随着目前武汉疫情的好转,我们在武汉市政府、市体育局及市足协的全力支持及指导下,在中国驻西班牙使馆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的不断努力沟通与协助下,所有海外梯队的队员及随队工作人员共计111人将于5月16日当地时间下午14时由马德里搭乘国航航班回国,并在抵达天津后按照当地防疫政策,由当地部门统一安排为期14天的隔离,在符合解除隔离规定后集体返汉。后期,在境外疫情稳定可控的情况下,我们将继续选送优秀小球员留学培训,继续“海外培星计划”项目、坚定留洋路线。????